再见

我和昕猫终于还是没能走到最后.

"我们还是分开吧", 她总是很坦然.

"那好吧", 我希望我也能这样坦然的回答, 然而这并不是事实. 在那一刻, 我的情绪淹没了所有的理智, 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 像是有什么东西哽在喉咙里.

不得不承认的是, 真实的我甚至比她口中的那个男孩还要幼稚可笑. 表面上看, 我似乎是比较懂得照顾人的那一个, 事实上, 只有我才知道自己对她是多么的依赖. 一直以来, 失去她对我来说都是一个不存在的选项. 我朋友很少, 昕猫除了是我曾经的爱人, 也是我最好的朋友. 值得庆幸的是, 我们之间作为朋友的关系在一定程度上还能得以保留, 她会笑着打电话问我饺子馅应该买哪种肉, 和面应该加多少水, 我也乐于告诉她小托最近又长胖了, 以前套肩膀的绳子现在只能套脖子. 她说, 她一直被我身上那种生活的气息所吸引, 跟我在一起也让她学会了如何更好地生活. 而我知道和这些比起来, 她带给我的惊喜要多得多. 我看见自己是怎样变成了一个更好的人, 我说的"更好", 指的是更快乐.

我们相互扶持着经历过了人生中最尴尬的阶段, 结束了学生时代, 步入社会, 既没本事也没钱, 租便宜的房子, 每隔几天就强迫症般地去查查银行卡上的余额. 她说, 我在她的人生里占据着一个不可取代的位置, 那个在她最糟糕最狼狈的日子里陪伴在她身边的人, 糟糕的日子已经过去了, 所以也不会再有一个这样的人. 对我来说, 也是一样.

小托昨天晚上拉肚子, 我突然想起了小豆丁, 我吓坏了. 我喂他吃了药, 一晚上都没睡好. 捡到小豆丁的时候它大概刚出生20天, 在地下停车场电梯间的角落里舔一滩坏掉的牛奶. 它在家里住了一周, 最后还是没能活下来. 我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一只偶然捡到的小狗哭得那样伤心, 整个人像是被掏空了一样. 她说, 遇见小豆丁是缘分, 你看停车场里有那么多人走来走去, 偏偏就被我们看见了, 还带回了家. 所以即使最后没能留下来, 也是缘分,是缘分就不能强求. 我说不出话, 像是被什么东西哽住了喉咙. 我们住的小区后面有个寺庙,我和昕猫把它埋在寺庙外的一棵小树下, 偏偏那天我没有哭, 似乎悲伤也和小豆丁一起被埋进了土里. 后来, 我也没再去看过它.

昕猫离开成都去了北京, 离开了这座原本属于我们的城市.

慢慢的, 我开始发现一个人的生活其实并不坏, 我有了更多时间专注于做自己喜欢的事, 我交了新朋友, 也重新认识了老朋友. 一开始我只是被动的去接受, 而现在我尝到了甜头. 生活的精彩之处在于, 你永远也猜不到某个时刻的另一种可能,又会为之后的人生带来怎样不同的结果. 这一点, 昕猫早就告诉过我, 而那时的我并不能明白. 我想, 如果在古希腊, 她可能应该是伊壁鸠鲁, 而我是她一个慢半拍的笨学生.

早上起床的时候看见小托在阳台上玩, 应该没什么大碍, 我才松了口气.

我背上背包出门上班, 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是回到了学生时代. 在科大初春的校园里, 我看见男孩和女孩从食堂里走出来, 女孩轻轻挽着他的胳膊, 脸上的笑很动人.

突然间,我感觉仿佛有种东西涌上心头, 很温暖.

Show Comments